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智慧生活离我们很近

日期:2018年1月2日 09:50: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付账不用钱包、甚至也不用刷卡;打开手机就能查询公交车还有几分钟到站;自驾外出游玩,手机APP就能完成最佳线路规划;人未到家,空调就能提前打开……现代科学技术使吃、穿、住、行变得智能化,将电子科技融于日常的工作作、生活、学习及娱乐中。

智慧生活,其实离我们很近。

让“智慧”在生活中延展

记得上学有一门课是《市场调查研究》,有一次老师问我们:“你们认为什么是好的产品和服务?”当时我回答:“能使人们生活更加便捷、更加舒适的产品和服务。”现在想来,曾经的答案就是社会发展趋向,更多优质、人性化的产品和服务已带给我们智慧化的生活。可以说,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人类无穷的智慧是美好世界实现的基础。

我认为,智慧生活因为科技的注入,覆盖面愈发广泛,而在它快速发展和蔓延的现阶段,应不仅仅从“互联网+”、“大数据”拓展,而要更多从生活本身出发,倒逼技术、发明、创新的应运而生。不妨让我们脑洞大开,看看我的这些奇思妙想是否能赢得生活和市场呢?

如果有一款心理应用软件,可以识别孩子的反应是否在合理波动区间,那是否可以让家长早些发现孩子是否受过虐待?如果有一种隐形摄像头,可以不被刻意要破坏它的人发觉,那是否可以减少犯罪率?如果导航里植入停车服务,在到达设定目的地前,精确指示附近停车场以及停车位数量,是否会深得司机之欢心?如果有一种智能门铃可以显示独居老人是否需要帮助,是否会让老龄化社会多一份温情?

脑洞可以无穷大。然而,再大也无法脱离生活本源,和对舒适、快捷、高效的追求,相信这样的追求+智慧,将带来更多惊喜。

“智慧”带来便捷

随着网络深入发展,购物、就医预约、交费付款、寄送快递等,都可以足不出户,在家里动动手指全能搞定。新生事物带来的生活便捷,是早些年无法想象的。

崇明与嘉定距离上并不远,且都属上海,但以前通信往来着实不便,寄信邮资费要双倍,电话算长途,要通过几道关口转接,还要排队等候。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爷爷住在崇明姑妈家,半夜得了急病,医院发出病危通知单。为了及时通知黄浦江另一边的我们及时赶去见最后一面,姑夫半夜从前进农场步行2个多小时,到崇明县城邮局发了一份加急电报,七转八弯,我们接到电报已是上午九时,耗时七八个小时。

今年十一月,我体检做胸部CT时发现肺叶上有小结节。其实,这个结节几年前就医时已经被发现。体检中心对我检查结果很关注,电话告诉我这一情况,并叫我去医院再检查一下。我先到二级医院的电脑里调出我的CT片子,再通过网络,把体检中心和三级医院检查做的CT片子,放在一起对比,发现结节几年来没有什么变化,这才放下心来。我想,如果没有网络,我起码要用上两天时间奔波三方医院。

现在,社区医院门诊高峰时段排队也要耗费不少时间,看病的退休老人大多是配高血压、糖尿病等一些慢性病药物。这些病人大多已与家庭医生签约,假如要配常用药,我想以后可以通过与家庭医生用视频就诊。这样,老人们不用来回奔波就能搞定配药。

厕事进化论

前几天浏览网页看到一个帖子,是关于清朝皇帝的厕事体验。原来,我们的老祖宗在这上面做足了花头,如厕之后的清理“武器”竟然是绸缎。绫罗绸缎不管哪朝哪代,都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啊,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用绸缎来擦屁屁,可谓是追求极致了。

庆幸的是我生活在当今这个时代,科技改变生活,智能科技的体验让我们比用绸子擦屁屁的皇帝更加舒适,智能马桶的出现让如厕更加舒适。在生活中我是个后知后觉的人,之前看偶像陈慧琳做智能马桶卫洗丽的广告,也没看懂。后来,新闻铺天盖地地报道:中国游客从日本采购智能马桶盖回国,甚至有极端者,把旅馆的马桶盖“顺”回家。我当时还嗤之以鼻,马桶盖,有必要么?真是崇洋媚外!

现在想想,当年的自己是井底之蛙,根深蒂固的如厕习惯已经养成了,没法理解智能马桶盖的好处。后来,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试用了樱之吉智能马桶盖,才发现如厕这件放不上台面的事情,还能成为一种享受。再后来,我成了智能马桶盖的经销商。

随着科技的发展,中国的企业也在不断成长,我们不再需要千里迢迢的从日本进口马桶盖,我们的企业有自己的技术,有自己品牌,而且更了解国人的生活和饮食习惯,在智能系统上做相应改进,同样能做出智能马桶盖。

互联网让距离为零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和普及,手指一动,跨越国界、相隔千里也能面对面聊天,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漂泊在外的游子对亲人的相思之苦。

十年前,我定居上海,定期与父母通电话成了我们消除思念之情的唯一方式,每当拨通电话号码的那一刻,心中无比激动,听到父母的声音,一股暖流立即涌遍我的全身。电话中父母对我生活的关心、工作的叮咛、饮食的打理、孩子的教育面面俱到,款款深情时时刻刻温暖我的心扉。我虽时常关心父母的身体,但他们总是报喜不报忧,有时从只言片语中预感到父母身体不适,但他们总是用故作轻松的语气打消我心中的顾虑,让我错过了多次病床前照顾他们的机会。

后来,互联网迅猛发展,我第一时间给父母家安装后,姊妹几家也同时接通。忙碌一天后,我们利用晚上的闲暇时间,随时随地与父母聊天,成了消除疲劳的武器。晚饭后躺在床上,手指轻轻一点,即可与父母面对面交谈,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的饮食起居尽收眼底,那种不在身边似在身边的真实亲切感,不是以前通过电话线传递的暖流可以取代的。

由于不在父母身边,我一个人的生活未免有些简单,对日常的饮食不太在意,有了网络视频,父母时常的监督使我每顿饭不敢过于马虎。因为他们不但问我吃的什么,还要亲自看见,并指点我食物怎么搭配合理,不同的菜品哪种烧法更有营养,让我在远隔千里之外仍能享受到父母贴心的照顾,身体也越来越健康。

一个电话引发的笑话

记得改革开放初期,农村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当作梦寐以求的奢望。今天飞速发展的科技,为我们的生活注入智慧的元素,使生活更加多姿多彩。

2011年起,人类步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上班间隙、地铁上、公交车里,到处可见人手一部手机,不停刷新。手机集通信、摄影、购物、听歌、阅读、收付款等等功能,现在农民推销水果、农副产品都在网上销售,让我不由感叹:“智能手机用途大,一机在手走天下。”不过,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多年前的一个与电话通话相关的笑话。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安徽宁国县上海后方机电公司工会工作。公司下属十几家厂分布在徽州、池州、临安等地,联系工作主要靠长途电话。为了保密,上海邮电局在安徽设立了260内部电话专线,打长途电话时,260电话接线员会询问登记通话人的单位姓名,便于结算电话费。有一年,公司调来一位新的党委书记,名叫相农,是一位老八路。一次他打电话,260电话接线员询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就很有礼貌地回答:“相农”。电话接线员是个上海小姑娘,一听非常生气地说:“侬到底叫啥?”“相农”。电话接线员一气之下挂断了电话。党委办公室主任知道这件事,就打电话问电话接线员:“为啥不给我们党委书记接电话?”电话接线员说:“我问伊叫啥名字,伊讲‘想侬’。侬讲,伊嘎大年纪了,不正经!”办公室主任耐心地说“伊真的是‘相农’,宰相的相,农民的农。伊是从苏区农村出来参加八路军的,特地改名为‘相农’。”

每每想起这个由于电话引起的真实笑话,我由衷地感叹智能手机给生活带来的便利。

七嘴八舌

自从上海地铁普及WiFi无线网络覆盖后,我不用再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了,用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读书和写作。WiFi生活已经融入我们的日常。

智能产品能满足我们生活中各方面不同的需求。我一直比较重视健康、身体素质和体态问题,我特别希望有新的智能运动产品(在家或办公室等小空间就能开展的)及红外线量体裁衣机器(穿着衣服也能准确测量身材)等设备应用到实际生活中。

随着社会的发展,“智慧城市让生活越来越美好”不再是一句口号、一种愿景,已经成为可以触摸的一种现实、可以预见的一种未来。智慧生活,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美好、越来越舒心、越来越便利。

未来,我希望有一个居家机器人配合各类智能家电,互相协助,为我节省出更多的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来源:《嘉定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