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工作时制改革,行得通吗?

日期:2017年12月21日 14:10: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前不久,来自贵州省清镇市的一份名为《清镇市推行乡镇部分岗位工作人员连续22天工作时制改革试点实施方案》引发社会广泛热议。按照方案,清镇用半年时间在9个乡镇部分岗位试行“8+22”的工作时制。试点,是为了在实践中看效果,工时制改革孰好孰坏,关键还是要看群众口碑和干部体验,行不行得通,还需要老百姓和当事者来发言。对此,本报读者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细节落实到位是关键

连续工作22天身体吃不吃得消?老百姓办事会不会受影响?与其连续工作不如提高工作效率……面对“工作22天休假8天”的清镇市工作时制改革,争议不断。笔者以为,既然称之为改革,有争议是好事,能帮助政策制定者更全面、客观地看待这项改革试行过程中的得与失。而一项改革能否得到实施的关键,则是相关细节是否落实到位。

清镇市的这项改革,出发点是要方便百姓办事,方便服务百姓,那就需要有相关的实施细则配套,比如制定详细的排班表,不要到了月末,大家一窝蜂地放假,老百姓来办事,只见到“关门打烊”,确保办事岗位每天有人,是基础。现在很多行政部门都实施了“首问制”,那么如何确保连续性地为老百姓解决问题,就很关键,不要等老百姓第二次来找你,却发现要等上8天才能再见到你,急事难事切不能因为工作制度的改变而被耽误。

还有一点就是,对于是否“连班连假”,能否有一个“民主”的过程。除了有些岗位不适合改革之外,具体到每个工作人员能否胜任“连班连休”,也需要一并考虑。比如有些工作人员是新妈妈,孩子只有一两岁大,没办法长时间离开母亲的照料,这类工作人员可能更适合做五休二的工作制度。如果强行实施改革,可能对家庭及工作都会产生影响。

还会有一些机关“老油条”,平时就想着法子偷懒,对于这部分人而言,连续上班完全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让他们更有了偷懒的机会。所以说,除了工作时间的改革,工作效率的改革,可能更为迫切。

期待工作时制的改革

每逢小长假前夕,计划出游地点、规划出游路线,然后全家出动、呼朋唤友、结伴而行,成了人们休闲的常态。然而,人山人海的景点往往让游客发出“只见背影不见风景”的遗憾,浪费的不仅是财力,更多的是时间的损失和身心的疲惫,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是一年中长假太少的缘故。

每月如果有一次8天的长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着实让人期待,这样既可避免长假时扎堆出游,也让旅行有了更多的伸缩空间和可控性。比如:对不同的景点可以根据最美的时间段,规划不同的月份出行,达到身心放松及对美景可细观的双重效果。再者,现在身处多元性开放的时代,各大城市都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劳动者,尤其以年轻人居多,他们长期与父母、亲人远离,一年中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如果每月都有8天的长假,即使不外出旅行,也可有充分的时间回家陪陪父母,在父母身边尽尽孝心。另一方面,一年中也可与亲朋好友多几次相聚,让浓浓的亲情化解在外漂泊的疲惫心灵。所以,我非常期待能在工作制度上进行改革。

至于一个人连上22天班可能对身体健康有影响的观点,我觉得大可不必担心。记得《活法》一书中,稻盛和夫说过一句话:工作场所就是修炼身体的最佳场所,工作本身就是一种修行,只要每天确实努力工作,培养崇高的人格,美好的人生也可唾手可得!我们不妨观察一下,世上那些博得名家之誉、在其领域各领风骚的名人,无不是忘我工作的人。他们学会安适自如,培养喜欢自己工作的心态,工作就会收到截然不同的效果。

另外,在工作中讲求效率,用正确的方法做事就会比较轻松。这样,工作不仅能产生经济价值,其实也是精神价值的提升,工作中取得的成就感会让身心愉悦和快乐,可以化解工作中的劳累和疲惫。

“8+22”工作时制值得尝试

贵州省清镇市9个乡镇部分岗位试行“8+22”工作时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有人认为适用性还有待商榷;有人认为弹性工作制的弹性周期不易太长,越短越好;有人认为值得尝试。那么,“8+22”的工作时制到底好不好?笔者认为须从两方面考虑。

一是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正如一个比喻:“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推行“8+22”工作时制改革也要进行前期尝试、论证。清镇市的这次改革初衷,是为了让群众随时都能找到干部,方便老百姓办事。让乡镇干部轮流按“8+22”工作时制上班,既保证了乡镇干部的合法权益,避免他们无休止地“5+2”“白加黑”地工作,又能让群众无论何时到乡镇,都能办事,解决他们的疑难问题。鉴于此,笔者认为对这样的便民举措,社会大众应当宽容以待,允许他们大胆试,在试行中不断改进,以更好服务群众。

二是劳逸结合,不能影响工作。有人觉得如果能连续放假8天,就不用扎堆出去玩,假期人流量得到了缓解,自己也能舒心地玩。但是从劳逸结合和工作安排的角度来看,这项改革存在诸多弊端。首先,集中休假时间太长,或者多人休假时间重叠将导致部门瞬时缺人;其次,连续工作造成身体疲劳,以及休假后还有“假期综合症”等问题,都会影响工作效率。

所以,笔者认为“8+22”工作时制值得尝试,但要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还要劳逸结合,不能影响平时工作。

坚持科学的工作时制

现代人生活条件好了,节假日、双休日不再居家休息,而成为说走就走的旅行时间。因此人们渴望节假日、小长假,希望多一些调休,出去旅行。这样,工作时制的改革的确很有人性化。但有时候,人性化未必就是科学的。

我们知道,星期制度是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所认同的:一周七天,工作四五天,休息两天:就是要让人们劳逸结合,享受生活。随着社会的文明进步,又进一步缩减周工作时间,我国也从原来的一周休息一天,逐步改革到休息两天。现在又有呼声一周要休息2.5天,就是为了保证劳动者的身体健康。

我们常看到来自媒体的报道:“老黄牛”积劳成疾,有的甚至累死在工作岗位上。人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部机器,需要适时的维护保养和休息,过度劳作,必然会影响身体健康。如果一个人始终处于疲劳状态,不仅会导致工作上的差错,而且工作效率也必定低下。可见,连续工作22天是不科学的。同样,如果连续休息8天,这8天其实也并非休息,无节制地玩乐、旅游,比上班更累,很容易患上“假期综合征”,必然会导致上班后的精神不振,难以进入工作状态。

特别是一些公共服务窗口、为民服务的办事机构,保证能适应人民群众的需要,更好地为民服务,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连休8天,必然要导致部门人手畸缺乃至瘫痪,出现“民欲办事而人不在”的现象。即使有他人来顶替,而有一些工作,又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完全能顶替得了的。

一句话,工作时制的改革,必须坚持科学,多方兼顾,尤其不能弱化了工作职责。

“连班连休”未来可期

“上班22天连休8天”改革想要全面推广,我觉得目前还行不通:每月得到8天长假,可以休息、旅游、玩游戏,固然可喜,但之前连续22天的工作,势必会对健康和心态有影响。最关键的是,其改革内容与现行《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天,工作时间不超过40小时”的要求相违背。

工作连续长达22天,很考验一个人的身体素质,而多数上班族平时就缺乏体育锻炼,长时间的工作就会导致身心疲惫、抵抗力下降,从而易生病。结果可能就是养病成了假期的重心,周而复始,恶性循环。我曾经有过因加班而两周连续工作的经历,那时真是身体累心也累,得了重感冒还坚持着,至今回忆起来,仍觉得很难熬。

从忙碌到清闲,紧张到松懈,不仅会影响身体状况,也会导致心理、精神层面的落差,不能调整好心态则很容易患上“周一综合症”。8天假期在22天工作后显得弥足珍贵,那种患得患失、时间流逝飞快的感觉特别折磨人,反复地考验着心理承受能力。如何合理安排假期就很重要,但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平缓过渡?

总之,“上班22天连休8天”目前还不适宜全面推广,改革是否行得通还得看大众的接受能力,不仅是想法上的,还有身体和心理等方面的因素。

现在,姑且把就把“上班22天连休8天”弹性工作制当做一个美好的愿望吧!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当科技足够发达,人类的很多工作能由电脑、机器人替代的时候,“上班22天休8天”就能成为现实。

七嘴八舌

今年,贵州省清镇市实施一项工作时制改革试点:上班22天连休8天,引发热议,有赞成也有反对。而我个人观点是:得不偿失。

任何一项改革,都需要体现人性的温度,休假制度也是如此。因此,设计休假制度,要以“尊重个人选择”为出发点和最终目标。

现在的一些办事部门工作时间都是周一到周五,甚至中午还要关门午休,这对于我们上班族来说的确非常的不方便,因为周一到周五我们也要上班,到了周末可以去办事了,却遇到办事窗口也休息的尴尬局面。所以若能对政府部门的工作时间进行改革,我举双手赞成。

连续工作22天工作,会让一些人与孩子、家人的沟通少。久而久之,他们与家人也会变得生疏,亲情变淡。所以,对于有家室、有儿女的工薪阶层,还不如做五休二。对于重体力活的工种,更是如此。

来源:《嘉定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