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体验式”处罚,你支持吗?

日期:2017年2月14日 09:19: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你是不是为一些人滥用远光灯而烦恼?相信多数人有这样的感受,但却无能为力。而更为让人无奈的是,对于滥用远光灯的处罚认定,存在着一定的难度。于是乎,一些地方的交通执法部门别出心裁,让滥用远光灯的司机罚站在车前,看着打开的远光灯一分钟。交警表示,此举是对驾驶员进行“体验式”处罚,让滥用灯光的驾驶员真切感受到远光灯的危害。

对于这种“体验式”处罚,你支持吗?


甲方

“体验式”处罚是“体罚”

去年8月,深圳交警对夜间乱打远光灯者进行“体验式”处罚的举措,成为公众议论的焦点。笔者认为,深圳交警拦下司机,罚其站在车前看灯一分钟的“体验式”处罚,超出了法律赋予交警的权力。交警执法需遵循《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其中并没有赋予交警“要求违规司机看灯一分钟”的权力。所以,交警可以依法警告、罚款、暂扣或者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甚至拘留违法者。但是“看灯”处罚,不行。

交警能够穿上警服执法,其权力由法律赋予,其执法范围、内容、规范等皆由法律所定。各项规定,是为了让交警在执法中有法可依,有规可考,有章可参,避免执法模糊,造成警民矛盾。交警在执法过程中,没有权力自立规矩,也没权自创处罚方法。如果交警的作为超越了其权限,法治便会沦为人治,将延伸出更多的灰色地带,比如:司机态度好“看灯”1分钟,司机态度恶劣“看灯”5分钟;北区进行口头教育,南区进行“看灯体验”。自此,法律面前难有公平,民心失落,交警也失去了权威。

至于“体验式”处罚本身,即使美其名曰“体验”,即使出于“让违章司机感同身受”的期许,但其实这是一种“体罚式”的处罚,其背后更有“恶”的逻辑。这种处罚,让违章司机成为了交警出于善意、故意“施暴”的受害方。笔者以为,“体验式”处罚是一种以暴制暴的“体罚”。

故而,“体验式”处罚不是一个合法、文明的治理方法。很可惜,还有不少人为此叫好。而深圳交警对“体验式”处罚的尝试,也应该唤起执法机关加强依法执法的意识。

云泥

执法必须循法

深圳出现交警对驾驶员开交会车打大光灯违章行为的处罚,前缀“体验式”三字,引起众说纷纭,有持反对,有抱欣赏。公说公理,婆说婆理。若问笔者态度,则坚决不赞成。

众所周知,执法理该严谨,就事论事,不偏刻度。否则,任何扩大化的量刑,皆会损害法律的严肃性,产生不良影响。诚如司机夜间行车开大光灯交会,既成事实违章驾驶,交警依照相应法规对其实行对号入座的处罚,无可非议。但如果别出心裁采取所谓“体验式”的体罚——罚违章当事人站立车前看灯一分钟,则是一种画蛇添足。我考驾照,背诵交通法规,清晰记得无此条例。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执法者在行使权力过程中,本身就欠缺法律意识,连起码的“依法执法”都没有遵守。

客气点讲,这种“车前观灯”体验,属以暴制暴处事。好比两家孩子吵闹,一个打了一个一拳,另一家孩子爹娘疾呼吃亏,非要叫孩子踢还一脚。不客气地说,这种处罚是对违章司机的人格侮辱。法国思想家蒙田说:“皇帝和鞋匠的灵魂都是用同样的模型铸造的。”它揭示了一个事实,即社会中的一切自然人的人格平等。如果交警用手中权力,干出超越法律范畴的处罚,强迫违章者“车前观灯”,致使其颜面扫地、自尊心蒙羞,则要中止。笔者以为,这种处罚,未必一定有效果。

交警不是皇帝,违章司机也不是鞋匠,让法律的事归法律。

唐瑞清

 

乙方

从“心”开始改正

让乱开远光灯的司机看灯一分钟,我觉得想出这种体验式处罚的人相当“厉害”,能给违法者一个深刻的教训,亲身感受自己违法带来的不良后果,直指人心。对于这种具备换位思考、身临其境的处罚方式,我持赞同态度,但这其中的度需要施罚者把握好。

“体验”二字是关键,为什么有些司机经常会犯同一错误,被记3分或者罚了200元后依旧如此,是处罚力度不够吗?不是,真正的原因是内心根本没有意识到犯了错且带来了危害道路交通安全的后果。之前也有看到过类似的处罚方式,闯红灯的人充当交通协管员纠正他人闯红灯的行为,当角色发生改变时,责任感油然而生,自然会对之前的行为产生羞愧感,从而之后不会再犯。

但若被罚者不配合的话,体验式处罚还是比较难开展的,比如:面子问题、时间控制、地点选择等细节因素。所以,施罚者特别要掌握好度的问题,包括是否具有相应的处罚权力,这需要得到法律进一步支持。

体验式处罚的出发点非常好,让犯错误的人得到深刻教训、从“心”开始改正,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灵活运用到。甚至家长教育孩子时就可以借鉴,单纯的打骂只能让孩子短暂地屈服,让孩子明白是非,才能真正体现家长的教育智慧,从而更好地达到教育目的。

任何处罚方式只是一个手段,重要的是让犯错者意识到错误并改正。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有错。

张欢

有错就该罚

汽车司机在城区道路上乱开远光灯,交警罚其站在车前看灯一分钟,有人认为,这是以暴制暴,处罚不当;也有人说乱开远光灯是道德问题,应该以说服教育处理……舆论谴责交警,而不谴责司机。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对乱开远光灯这种违法行为,不是用何种方式惩处的问题,而是一个该不该惩处的问题。

有人说,乱开远光灯的司机本意在于照亮道路,确保自己行车安全,没有考虑到对他人行车的影响,这只是一种疏忽。殊不知,这种“疏忽”建立在别人不安全的基础之上,是一种自私利己的不道德行为。人们历来迷信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总觉得某些人犯了错,只要进行道德唤醒就可以改邪归正。人的本性是趋利的,做一件事情总会进行成本核算,当他觉得做一个本分、老实、忠厚者的“得大于失”,就会变得规矩;当他认为不负责任投机取巧可以获得更大利益,就会变成违规者。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用道德和法律规范自己的行为。我们不能完全否定道德的作用,只是觉得道德并非万能,它有无能为力的地方。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让规矩人吃亏,让违规者得了便宜,我们可以利用人的趋利本性,引导人们变得能够为他人着想。

一个国家和一个地方的人们,在精神层面上盛行利他精神,即是盛世。执法者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给以自私自利者惩罚,让乱开远光灯的汽车司机得到必要的教训,让不道德行为大幅减少,这又有什么可以非议的呢?

黄顺福

 

中立

扎紧制度的篱笆

我们都有类似的经历,骑车、步行时碰到对面汽车开着远光灯驶来,眼前顿时白花花一片,如果硬着头皮向前闯,有可能撞到障碍物甚至掉坑里。那么在城市乱开远光灯如何处理呢?如果交警拦下违法者,罚其在灯前看灯一分钟,开展体验式处罚,好不好呢?我个人认为这类处罚多少存在着随意性,虽有一定效果,但想要治本,应从扎紧制度的篱笆着手。

以前,我们都知道酒后开车是比较常见的,有的司机甚至还认为自己酒量还不错,喝这点酒开车没什么,但实际上反应已经变慢了,容易发生事故。现在,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施行,酒驾醉驾大量减少,因为法律的底线没人可以碰触。

实际上,恪守交通法规的认知,应从学习驾驶时就培养起来。比如要体验远光灯的危害,最好在驾校体验,让体验成为驾驶课程的一部分。而对于道路上乱开远光灯的司机,当然是该扣分就扣分、该罚款就罚款。但这还不够,因为处罚不是目的,目的是让司机真正改正,可以让违法司机到交警部门或驾校去再学习、再体验。

笔者以为,交通违规记分可采取终身制,自取得驾照起,每记一分都记录在案,累积到一定分数就需进行交通安全培训、体验、考试,再累积多少分就自动取消驾照。这样就能让驾驶员珍惜每一分,不敢乱来。如果存在有意严重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发生,不仅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而且可以终身禁止驾驶。这样做不仅是对司机本人及家人负责,也是对全社会负责。

周海龙

 

七嘴八舌

体验式处罚,将一个犯错成年人置于大庭广众之下,让来来往往的过路人看清他的脸,看着他接受“看灯”的处罚,猜测他所犯的错,投出来自文明社会的鄙夷目光,这其实是一种侵犯。因为,即使犯人,也有他的尊严和隐私。毕竟,这不是游街示众的野蛮年代,在处罚犯错者时,也应该将文明社会的目光投向自己。

——@飞飞

笔者以为,交警罚驾驶员看灯光,这是一种侵权行为。不论什么处罚都要有章有节,有法律依据,要让被处罚者罚得心服口服,没有瑕疵。

——@顾纪荣

采取“体验式”处罚,可能短时间对违规者有一定的震慑力,但时间长了骨子里的劣性又会暴露出来。要想从根本上杜绝这类事件的发生,国家、社会、单位各个层面联合行动,做好素质教育的常态化宣传,让大家从思想深处意识到,法制、规范、整洁、和谐、友爱、有序的社会环境,获益的是我们每一位公民。

——@吴晓霞

来源:《嘉定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