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网红”值不值得追捧?

日期:2017年2月9日 09:34: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互联网时代,美女主播、papi酱、凤姐等大行其道,让人眼花缭乱。在网络的传播和扩散下,一些人、事、物,以让人难以理解的速度“走红”,甚至成为数千万甚至数亿人关注的“网红”。

这是一个崇尚个性表达的年代,所有行业优秀的人都在“网红”化,“网红”从一开始并不是贬义词。“网红”作为社交媒体红人、达人,其存在不仅让普通人拥有利用网络发声的机会,还有影响他人、改变他人的可能。但随着一些营销方式和手段的加入,“网红”却渐渐有了一层贬义在其中。那么,“网红”是否值得我们追捧呢?

当“分享冰箱”成为一种地域文化

说起上海的两个“分享冰箱”,我想我挺有发言权,因为三个月前,我曾实地走访过,并且与试点的社区和餐厅负责人交流过想法。

其中一个分享冰箱位于普陀区的普雄馨苑小区,向社区居民问路时,很多阿姨大叔都热心地为我指路。记得当时是下午四点的时候,冰箱里已经空空如也了。管理这个公益项目的负责人告诉我,分享冰箱中的食物是由证照齐全的餐饮企业提供,并标明保质期,居民们可以每天免费从中领取食物。这样做一方面能帮助生活困难的独居老人,同时也能减少餐厅的食物浪费,做到资源的合理配置。

同样在长寿路的一家餐厅前也有一个分享冰箱,餐厅的负责人说,设立的初衷是希望给天桥下的流浪汉一点食物。虽然不知道经过三个月的试行后,这个网红冰箱有没有受到更多市民的关注和支持,会不会再有年轻人专程从徐汇、长宁等地方跑来体验一把。但我想,一旦“分享冰箱”这种意识和理念成为城市生活中的常态化,无论男女老少、个人还是企业,愿意把家中或食堂多余的餐食拿出来分享给更多需要它的人,那么这座城市自然而然会因为这样的善意行为而变得美丽。

所以,当共享成为一种文化的时候,当每一个人都践行着这条生活准则时,无论当初的发起人出于何种目的或者事件本身发生何种变化,人们都无需猜忌或者质疑,坚持善心会让共享变成可能。

要“网红”,更要得人心

“网红冰箱”、“丢书风”、“网络捐款”,各种新型公益性活动在网络上风行,争论也应运而生。这些新型公益,为大众提供免费的食物、书籍,故而有了红红火火的开始,有了“网红”的身份。

但是,网红冰箱的食品安全问题、丢书风中丢而不看的尴尬、网络捐款的欺骗之嫌,它们的落实过程却又受到指指点点的嘲讽,以及最终无人问津的尴尬。此外“丢书大作战”的营销行为、网络直播后收回款项等后续发展,引得“公益”又与“阴谋论”挂钩。

回顾去年,很少有“网红”公益活动“深得人心”。笔者认为,对于新鲜的尝试,应该宽容一些,毕竟发起者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更何况,2016年的各种“网红”公益性活动,把目光转向节约食物、普及阅读等方面。临期的食品不再无奈地等待丢弃;通勤的白领在地铁上翻开书页;若是制度完善,网络捐款也不失为一个便利灵活的捐款渠道……

这些活动是尝试的开始,有了开端,才会有后续的反馈和意见,才会有网友“地铁太挤看不了书”的吐槽、“我担心食品安全”的顾虑,才会有互联网募捐规范的讨论,才会有后续的完善措施和改进方案。

在众多“网红”中,街头巷尾的共享自行车,是一个较成功的例子。它一开始便以商业为目的。租车公司能够盈利、市民也满足了城市出行的交通需求,而附带的绿色低碳的出行习惯,作为一种公益性活动为其添砖加瓦,形成了新的潮流。

各类新鲜事物能成为“网红”,首先是因为他们满足了大众的某些需求,或提出了一定的建设性意见,而后才论其附加的“公益性”。在商业市场的时代,满足公众需求是其根本之处,公益性则是满足需求的体现,因此我们不该只论“公益”的表象,而放弃“需求”的内里。

心里有杆秤

由于网络的广泛宣传作用,很多人、事、物由此走红,“红了”究竟是好还是坏,带来怎样的影响,只能智者见智了。我个人其实并不是十分热衷于追捧网红,凡事都有一个度的限制。网红之精华应吸取,糟粕则该鄙弃。

网红——人,马上联想到的便是“网红脸”一词,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却被定义为整容脸,为了出名,有些人已然破坏了最天然的美。最近视频直播主持也大大露了脸,成为了最新的网红人群,然而负面信息也不断,为了金钱,都变了味。最基本的道德观、审美观,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在此时应该被大力推崇,网络管理也应加强,做个文明的网络人是当今社会要不停倡导的。

网红——事,搜下网络就会发现都是一些比较负面的事件、新闻,不禁要深思:为什么正能量的事情不能成为网红呢?究竟是大众的口味独特,还是人的劣根性使然?

网红——物,美食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讲到网红食物就不得不大流口水。网红青团、网红粽子、网红月饼,网红美食已经包揽了传统节日;网红馒头、网红饭团则承包了早餐,网红食物已然包围了我们的生活。当然,也有一些口味奇葩的食物被大力吐槽,但是一些好的食谱及美食制作视频的确是某些“美食家、厨艺家”的精心付出,值得一看并学习,是个锻炼手艺的好机会。

网红,究竟是追捧还是抨击,每个人心里都应有把秤,有个衡量的标准。通俗地讲,就是关注正能量、只学好的。

为正能量“网红”点赞

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理解不理解、接受不接受,网络已经实实在在的扎根于我们的生活。在地铁上,一眼望去,一排坐着的六个人可能五个人在看手机,还有一个戴着耳机在听音乐;出差时一到宾馆,很多人第一件事就是问WiFi密码,似乎没有网络就茫然不知所措了。

有了网络,当然就会产生“网红”,如今年发生的东北女怒斥“号贩子”事件、魏则西事件、“丢肾门”事件、“纱布门”事件、“回扣门”事件等等。举一个例子,5岁小女孩罗一笑因患白血病住进某医院重症监护室,她父亲在煎熬和焦虑中写下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甚至和商业机构合作,向网民发出求助,网民转发一次,相关机构就可赞助1元,结果这篇文章在网上迅速走“红”,得到了两百多万元的捐款。但很快就有人爆料,罗一笑的父亲在深圳有三套房,而治病的费用80%可以报销,意即罗一笑家庭经济状况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后,证实这个爆料基本属实,这时舆情马上反转,罗一笑的父亲也表示通过原渠道返还捐款,但该事件已经造成了不良影响。

2016年还发生了另外一些“网红”,如神舟11号航天员景海鹏、陈冬;中国女排12年后王者归来,郎平再次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等等。对这样的“网红”,我们不仅要点赞,还要转发,让更多的人分享成功的喜悦,以振奋国人,激发正能量,凝聚正能量,释放正能量。

而对有些不明真相或未经核实的“网红”,虽然我们也难以判断真伪,更不知其是否触及法律底线,但还是应保持谨慎,不传播、不参与、不表态、不滥发议论。

网红是只萤火虫

前段日子网上盛传有个生白血病的女孩生命垂危,需要救助。女孩父亲的告白催人泪下,让我恨不得省下饭钱、长出翅膀飞到病房捐给她。但不久又有信息说,女孩家多处房产,不乏钱财;不久又说房产不是准备给女孩治病的……

网络把全世界的信息“数码”到一起,“哐当”一下塞给你,睁开眼什么都红:地铁丢书,孩子生病,老虎咬人,中国式过马路,芙蓉姐姐,虹桥妹妹,房地产骗子,二奶小三,三十人生醋与酒,八千里路云和月……有告诉人们高尚品德正能量的,有教唆骗子行骗负能量的,不分青红皂白,戴着新生事物的帽子,一股脑塞到你脑海。让你颅骨隐隐作痛。

幸好有一个地方由我亲自把关,那就是脑子的大门,每当网红敲着大门咚咚响,我就静心辨别一下,该不该让这家伙进门。

网红就是一只萤火虫,让它歇在眼帘上,就是一团火,燃烧心房;如果让它自由蹁跹,就是草丛中如撼树蚍蜉般的虫子。如果它确实可爱,我就养它在瓶子里;如果它从泥沼中蜕化而来,我就让它回到腐臭的泥沼去。即使如生白血病的女孩那样公益性质的网红也只是一只萤火虫,掀不起风浪。追捧?不值得!

七嘴八舌

“网红”,就像新出生的婴儿,爱哭爱闹,不懂礼貌。这些“网红”活动,也不可能一开始就尽善尽美。对于具有公益性的“网红”,我们应该给与更多的宽容和建设性意见,而非一味批评。   

——@云儿

由于网络的普及,有人称现在已进入自媒体时代,作为个人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有通过网络发布信息、传播信息的机会,个人发言的自由空间也越来越大,但同时也应该更理性、更谨慎、更注重自我约束,也只有这样才会真正享有网络时代带给我们的更多自由和便利。

——@九龙

互联网舞台演绎着五花八门的“网红”脚本,形形色色角儿的亮相让我眼花缭乱。一些原本带有公益性宣传的善意广告,也会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变成赤裸裸利己主义的私欲曝光。

——@唐瑞清

其实,这个网红时代,我们需要更多为民办实事的“网红”,如“永安警长”廖海飙。这种“网红”,才是值得我们点赞和追捧的。

——@秋梨

来源:《嘉定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