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一次援滇行,一世援滇情

日期:2016年12月6日 09:11: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今年8月,嘉定区卫生计生委系统的5名青年,参加第十九批上海青年志愿者赴滇服务接力队奔赴云南,在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开展为期半年的志愿服务工作。

 3个多月过去了,志愿者们工作是否顺利、生活是否适应?11月22日至25日,本报记者赶赴滇南边疆,记录他们眼中最真实的云南。

5c6adf9bb1ec4d92b7aab5f5d488f1b4.jpg

志愿者为当地学生上卫生课。

 报到第一天遇上禽流感

“患儿已被国家疾控中心确认感染H9N2禽流感!”8月18日,正式报到第一天,在红河州蒙自市疾控中心的志愿者张楠、王海伟就和禽流感来了次近距离接触。尽管张楠明白该类型禽流感属低致病性,但她依然不敢懈怠,在随同当地检疫人员到各个活禽交易市场进行采样的过程中,她严格按照二级防控标准穿戴上了医用口罩和衣帽。

当完成全部8个活禽交易市场的采样时,张楠的衣服已经能拧得出水。样本检测的结果表明:6个活禽交易点存在H9N2核酸阳性。“形势较为严峻,急需采取措施。”于是,同在蒙自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王海伟,立即在当地工作人员带领下,前往活禽交易市场喷洒消毒。

除了禽流感,同样不能掉以轻心的还有鼠疫。9月1日,第一次下乡的王海伟,领到的任务就是在水田乡阿打坡村开展鼠密度监测。水田乡距蒙自市疾控中心仅40公里左右,但山路极为崎岖,他们花了2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王海伟告诉记者:“我们在每个鼠笼里放上火腿肠作为诱饵,然后就等第二天来收取鼠笼,将抓到的老鼠送到检验科做检测。”据悉,蒙自是黄胸鼠鼠疫的自然疫源地,历史上曾有41个自然村先后发生鼠疫并波及村民。1998年,鼠疫疫情在静息87年后死灰复燃,在蒙自吃水坡村肆虐。

大山深处的卫生课

在文山州广南县杨柳井乡阿用村完小的一次考察中,志愿者盛宇文注意到,在饭前洗手的学生寥寥无几。当晚回广南县城的路上,盛宇文和邓森淼聊起此事,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帮助山里的孩子提高卫生意识。

5ff5b048925146f584ba18f23367c382.jpg

志愿者参加当地卫生宣教活动。

10月19日,天空飘着绵绵细雨。邓森淼、盛宇文一大早就踏上了前往坝美镇的盘山路。他们带了数页健康教育课讲义,准备为山里的学生们上一堂健康卫生课。

在坝美阿科初级中学,操场就是课堂。主席台旁的大树,是天然的喇叭支架。“请同学们带上小板凳到操场集合!”大喇叭一响,七八分钟后操场上便坐满了学生。面对略显腼腆的学生,邓森淼灵机一动,用时下流行的歌曲歌词“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来讲解正确的洗手姿势。“看着同学们一张张认真听讲的脸,我感觉我们的授课是很有意义的。”盛宇文微笑着说。

“学校只有一个校医,是个本地的姑娘。”志愿者们得知,当地学校平日里根本没有健康教育课,八成学生是留守儿童,缺少父母陪伴,看着着实让人心疼。这也让邓森淼、盛宇文更觉责任在肩:“每次下乡看到的是最真实的云南。我们要与时间赛跑,趁风华正茂,为云南多做一些事。”

在云南的第一次失眠

3个月前,被同事们称为“佳爷”的“90后”志愿者冯佳,从昆明出发,经过10多个小时的车程,在六库休息一晚后,再乘坐巴士疾行6小时,最终到达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人民医院。

38590a250a024945b7f91c8c13cad0f9.jpg

志愿者下乡进行鼠密度监测。

“我在药房工作,需要细心和责任心。”冯佳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她发现从几个细节入手,就可以使医院药房工作更加规范。为此她提出,在药品架上贴上药品名称,以便更快捷准确地抓药;对开封后的拆零药品进行日期标注,方便了解药品是否超过使用期限。尽管类似方法早已在很多地区普及,但在当地却还是“新方法、新举措”。

身处高原,山路艰险,又是人生地不熟,一个小女生遇上几回失眠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冯佳在云南的第一次失眠却显得格外不同。原来,9月20日,参加药房盘点的时候,善于“找茬”的冯佳又发现了新问题。

药房和药库同时进行盘点,而单单药房的药品数量就有300多种,所以每次盘点都大费周章。“大家从下午五点半开始,一直盘点到深夜十一点多才完工。”回到宿舍后的冯佳回想整个过程,发现其实只要对盘点方法稍作改进,就能大大提高工作效率,即将原来逐一手抄的方式,改成药品单先行打印,再一一做盘点即可。“想到这个点子太兴奋了,那天晚上是我在云南的第一次失眠。”冯佳笑着说。

旖旎风光下的另一个云南

提到云南,人们最先想到的,或许就是那里如梦如幻的旖旎风光。然而,当志愿者们身临其境才发现,美景之外,还隐藏着另一个朴实的云南。

654ead2ebca0434e8213fd2873d6c8fe.jpg

志愿者入户调查幼儿疫苗接种情况。

“原来边疆真的还有这样的村庄。”一次下乡义诊时见到的景象,让志愿者张楠感到震惊。接连走访了哈普村、过者村和普春村,几个村子里都没有乡村医生,只有一所没有教师的破旧学校。张楠感慨地说:“缺医少药、教育资源匮乏是云南偏远山区的一个通病。”

位于云南西部边陲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极为贫困。志愿者冯佳在一所小学里看到,竟有三分之二学生穿的是凉拖。体育老师规定上体育课不允许穿拖鞋,有的学生就穿着雨鞋去上课。在去食堂的路上,冯佳看到有学生在外面的水龙头下洗头,“在11月用冷水洗头,洗完还都是自然晾干。”

在志愿者的倡议下,嘉定区青年志愿者协会和上海磁力青年发展中心共同发起了“冬日阳光,情暖云南”爱心衣物捐赠活动。仅区卫生计生委系统,目前已收到捐助衣物近1500件,还有大量保暖鞋、帽子、围巾等。

志愿者说

邓森淼:当你以微笑回报我之付出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暖暖的,自豪的。一次援滇行,一世援滇情。

冯佳:这里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我们该思考的是怎么做才能真正帮到他们。

盛宇文:我相信通过一批批志愿者的接力,终将积少成多,形成合力,将边疆建设得更加美丽。

张楠:希望通过我们一批批援滇志愿者的共同努力,不断提升滇南人民的健康意识和医疗水平。

王海伟:我将在志愿服务期间倾尽所能,为滇南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来源:《嘉定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