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一次价值亿元的交接

日期:2016年11月22日 13:12: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今年8月,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以下简称硅酸盐所)和深圳市光和精密自动化有限公司签订成套技术转让协议,共同推进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的规模化生产和产业化应用,转让费高达1亿元,刷新了嘉定科技创新“纸变钱”的新高。

如今,媒体对此的报道热度渐冷,直面市场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如同一场接力赛,硅酸盐所在前半程奋力甩开了对手,当接力棒交到企业手中,如何将优势化为胜势,亦是不小的考验。

8d282728f56b4aa6816d6e778d7715a5.jpg

硅酸盐所自主研发的全球首条兆瓦级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自动化生产线。

终于等来这一刻

时光回到3个月前的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技术成果转移签约仪式现场。在硅酸盐所10号楼二楼会议室内,媒体记者们争先恐后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与之呼应的是此起彼伏的相机闪光灯。

没有人注意到坐在签约台下后排的袁慧慧,这个因为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项目与硅酸盐所结缘的理工科女生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对身旁的另一位团队成员轻声嘀咕道:“终于等来这一刻。”

2005年6月,硅酸盐所和索尼公司签订联合研究合作协议,并于2007年4月20日在上海建立联合实验室,以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产业化为目标,聚焦电池及其关键材料的基础和应用研究。

联合实验室成立后,硅酸盐所开始招兵买马。正是这个时候,袁慧慧应聘成为硅酸盐所的一员,和其他10多位同事一道,从事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研发。她没想到的是,产业化之路竟然走了整整10年。

研发工作进展得还算顺利。2010年,2平方毫米的小面积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光电转换效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同时具备电池关键材料小批量生产能力。2011年初,光伏幕墙规模量产工作启动,硅酸盐所为联合实验室提供1000平方米的实验场地,染料敏化电池进入中试阶段。

然而,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2011年底索尼公司选择退出。继续还是放弃,硅酸盐所面临着抉择。要知道,自从1991年瑞士科学家格兰泽尔发明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以后,众多全球大公司都在尝试将其推向市场,但多数都停止在中试阶段。

“失败没有羞愧,羞愧的是不坚持”,中科院原副院长施尔畏的一句话坚定了团队的信心。硅酸盐所以原联合实验室成员为基础成立绿色光电转换技术研发项目部,并将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关键材料及器件研究方向作为“十二五”3个重大突破方向之一。不久后,上海市相关部门将这一项目纳入当年全市战略性新兴产业重大项目,并给予了大力支持。云开雾散的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产业化项目再次上路。

科研资源成招商“利器”

一张名片竟然促成了一桩价值亿元的大生意,这是深圳光和精密自动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明万万没想到的事。

话还得从7年前说起。当时硅酸盐所已经研制出2平方毫米的小面积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然而封装是个难题。研发团队无意中在网上找到了“光和”的联系方式,并与对方取得联系。很快“光和”寄回了封装样品,张明还颇有心思地附上了他的名片。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进入中试阶段后,研发团队找出名片联系上张明,询问他是否有意继续合作。

利用一次到上海出差的机会,张明首次与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研发团队见面。恰巧当时中试生产线上有一个原产自日本的关键部件损坏,若是从日本购买,3万元的价格还算小事,3个月的交货时间将大大延误中试进度。“2000元,给我2天时间。”看过部件图纸后,张明自信满满地表示。果不其然,2天后部件准时送达硅酸盐所,且效果不输原件。

“效率和质量让我们感到吃惊。”硅酸盐所绿色光电转换技术研发项目部副主任沈沪江坦承,这次事件为下一步的深入合作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正是在一次次你来我往中,双方对彼此都有了深入了解。“与以硅为原材料的前两代太阳能电池相比,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具有光照要求低、原料易获取、生产能耗低、无污染、工艺和设备简单、便于大面积连续生产、美观等特点,可以应用在诸多领域。”张明如今也成了行家里手。

今年8月,硅酸盐所与“光和”达成协议,整体转让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关键材料及器件成套技术,转让费共计1亿元,硅酸盐所技术团队将提供3年技术支持。

回头再看这次成功的合作范例。硅酸盐所所长宋力昕认为,无论是前期参与的索尼公司,还是后期跟进的“光和”,企业的介入为科研院所分担风险的同时,还为科研团队指明了市场方向。

1亿元是多了还是少了?宋力昕解释道:“我们综合考虑了直接投入成本、市场价值等一系列因素。”张明则表示:“虽然还未进行量产,但我们已有订单,市场前景比较明朗。”

为了鼓励科研人员投身科技成果产业化,针对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项目,硅酸盐所制定了“两个50%”的奖金分配制度:将不低于50%的净收益所得,以现金形式奖励给所有参与研发的人员;将不低于总奖金额度的50%,分配给为企业提供技术支持的离岗创业科研人员。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与硅酸盐所无缝对接,“光和”在中科院上海国家技术转移中心嘉定产业基地设立了集团总部及研发中心,并将建设生产制造基地,在智能建筑、智能交通、物联网、分布式能源等领域推进应用和规模产业化。张明透露,2017年7月,首条6兆瓦生产线将在嘉定建成。

e95e291c0e23490fb46c0e82cc123dae.jpg

这块500平方米的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幕墙,未来可为9层高的办公楼提供照明。

“嘉定拥有11家国家级科研院所,任何一项技术成果的产业化都可能促成一家高科技公司落地。”正如宋力昕所说,科研资源已经成为嘉定人无我有的招商“利器”,眼下科研院所在嘉定落地的企业已达到170余家,年产值超过30亿元。

围绕营造“钱—纸—钱”的科技创新生态圈,嘉定推出一整套措施。在空间方面,在菊园新区、徐行镇西部和嘉定工业区部分区域,规划近20平方公里的科技创新核心功能区;在资金方面,嘉定设立规模为100亿元的新兴产业投资基金、30亿元的科技创新创业发展基金等;在科研方面,促成69个区域内的高校、科研院所研发平台向社会开放;在平台方面,通过引进“牵翼网”等科技中介,打破科研院所与企业之间长期存在的藩篱。

5年走出“死亡之谷”

在业内,中试阶段被称为技术成果转移转化的“死亡之谷”,成败在此一举。然而走出“死亡之谷”谈何容易。要知道,八成以上在实验室里令人眼前一亮的技术成果,都在中试阶段胎死腹中。

“中试和基础研究不一样,不是发表一篇论文那么简单,关键是将成果推向市场,你得拿出别人愿意买单的产品。”硅酸盐所所长宋力昕表示。

从2011年开始中试,到2016年进入产业化阶段,硅酸盐所花了整整5年走出这个“死亡之谷”,小到染料选择,大到中试生产线建设,经历的波折不计其数。

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是以半导体、染料、电解质为主要组成部分的第三代太阳能电池,各部分的匹配程度决定着光电转换效率。“我们需要兼顾成本、品质等诸多方面,仅染料前前后后就尝试了六七种。”硅酸盐所绿色光电转换技术研发项目部主管张焘告诉记者。

2014年12月25日,这是让张焘铭记于心的日子,这一天硅酸盐所自主研发的全球首条兆瓦级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自动化生产线全线运行,“最初我们手工制作2平方毫米的小面积电池,一周最多做出几十片,现在125×125平方毫米的单电池一天就能生产好几百片。”

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实现低成本批量化生产后,硅酸盐所开启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试水之举:在江苏泰州建成1千瓦级染料敏化太阳能微型电站;在嘉定建成20千瓦光伏建筑一体化幕墙示范工程;申请发明专利50余项,形成“专利池”和可满足产业化需求的全套系统工艺文件,制定了4项相关产品的企业标准,初步形成较完善的标准化体系。

在位于菊园新区和硕路的硅酸盐所,记者见到了光伏建筑一体化幕墙。这块500平方米的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幕墙,未来可为9层高的办公楼提供照明。

建设这个示范项目前,硅酸盐所计划把电池板附在外墙上,这就意味着办公楼将有两层墙,无疑是极大浪费。研发团队提出直接将电池板作为墙面。“如果墙面直接可以用电池板替代,一是节约成本,二是更具推广价值。”硅酸盐所绿色光电转换技术研发项目部副主任沈沪江说,“电池幕墙的重量是个大问题,经过反复论证我们才确定了最可行的方案。”

一个个示范工程的竣工,成为技术成果走出“死亡之谷”的重要阶梯,让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的市场化前景变得日渐清晰。

来源:《嘉定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