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十年埋伏笔,今日有“回响”

日期:2016年6月8日 15:20: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时隔15年后,华东计算所“回嘉”了。6月22日之前,华东计算所将完成整体搬迁,驻扎于位于胜竹路澄浏路路口的嘉定园区。

随着曾经外迁的科研院所全部回归,以及电动汽车研发中心等新面孔的加入,眼下的嘉定已形成“十一所二中心二基地”的全新格局。围绕这些科研“国家队”,嘉定建立起包括搭建产学研合作平台、吸引优秀人才落户等一整套鼓励机制。

棋盘上的每一颗子,都有可能成为决定成败的胜负手。得与失,只有收官之后方能见分晓。现在来看,10年前开始实施“回归计划”的嘉定,不惜损失百亿元以上,将稀缺土地以低廉价格调拨给科研院所,体现出超前的战略眼光,为今天打造市郊唯一的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埋下了重要伏笔。

9ed58cd28d7f4aed82c3291e74b52260.jpg

上海光机所的“神光”高功率激光装置由数百台光学设备集合而成,其瞬间功率最高可达全国电网功率总和的8倍。

亏本买卖背后的战略眼光

从热闹繁华的中山公园商圈,到沪苏交界处的嘉定,上海微系统所副研究员许宝建接到调动工作地点的通知时,觉得“生活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来到嘉定后他发现,“原来嘉定没那么远,乘一个小时左右的轨道交通,下车走一会儿就到了。”

许宝建所不知道的是,为了吸引科研院所回归,嘉定至今已拿出1800多亩土地,且划拨的用地不少都在轨交11号线嘉定北站附近。这些“黄金地块”如今每亩的市价都在2000万元以上,但按科研用地划拨,一般每亩只收40万元至50万元。如果将这些地用于房地产和商业开发,“差价”超过百亿元以上。

花如此代价,嘉定为的是重塑昔日科技城的荣光。早在1958年,嘉定就被命名为“上海科学卫星城”,迎来了上海光机所等8个国家级科研单位落户。但后来,受地理位置等因素影响,这些科研“国家队”纷纷将主体迁往上海市中心区。“人去楼空”的“科学卫星城”一时黯然失色。

随着科技创新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价值愈发凸显,嘉定意识到,出走的科研院所是转型升级的有力支撑。另一方面,随着嘉定新城、轨道交通等陆续投建,当年“逼走”科研院所的种种“软肋”得到补强。种种迹象表明,请回科研“国家队”时机已经成熟。从2007年起,嘉定开始实施“回归计划”,出台了一系列“引凤还巢”政策,包括调拨科研用地、搭建产学研合作平台、吸引优秀人才落户等。许宝建对此感受得颇为真切:“随着空间的扩增,我们新建了涵盖设计、测试、封装等环节的一整条试验线。此外,研发经费的支持以及人才公寓的建设,让我们对工作生活倍感安心。”

“国家队”的回归之路还在进行中。阔别嘉定15载后,华东计算所将于6月22日前完成整体搬迁。位于胜竹路澄浏路路口的华东计算所嘉定园区,占地314亩,总体规划建筑面积约30万平方米,目前已建成近16万平方米,未来将打造成军民融合的自主可控计算平台产业基地,至“十三五”末预计将实现产值120亿元。

至此,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云集嘉定的科研院所全部回归,还新增了上海技术物理所、电动汽车研发中心等新面孔,形成了“十一所二中心二基地”的全新格局。在区科委主任陈蕴珠看来,科研院所集聚为嘉定成为市郊唯一的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打下了坚实基础,“这是人无我有的独特优势。”

“国家队”雁阵效应已经显现。近年来,嘉定将战略性新兴产业作为经济转型的主攻方向,重点发展新能源汽车、物联网、新能源、新材料、基础软件等产业,为科研院所提供了施展身手的空间。如:依托上海微系统所,上海物联网中心在嘉定成立;依托上海光机所、上海硅酸盐所、华东计算所等,高功率激光、钠硫电池、云计算等一批项目得以启动。

如今看来,不惜给予优厚条件请回科研院所,这笔看似亏本的买卖,体现出嘉定超前的战略眼光。可以肯定的是,在嘉定打造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的进程中,科研院所将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169e4342f43b4f34b8bd46694e9aaea8.JPG

位于轨交11号线嘉定北站附近的上海微系统所。

政、院、企“齐步走”

就在几年前,将物联网技术应用于交通领域还只是“纸上谈兵”的构想。如今,市民在嘉定新城的公交站候车时,就能看到公交车的实时运行轨迹。这是嘉定在探索产学研协同创新发展方面的实践案例之一。

在推进产学研合作过程中,嘉定一直在协调政府、科研院所和企业之间的步调,实现区域资源效益最大化。

2012年,嘉定被授予“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示范基地”称号。就在这一年,李骁军博士辞去美国nLight公司待遇优厚的工作,与上海光机所合作创立上海飞博激光科技有限公司。凭借多年的工程应用经验,李骁军与研发团队成功开发出高端光纤激光器,一举打破西方国家在该领域对华的技术垄断和贸易壁垒。在李骁军看来,与科研院所合作为企业找到了更好的技术和市场路线,大大减少了产品开发时间。

在扶持科技企业过程中,嘉定秉持“放水养鱼”理念。仅2015年一年,嘉定产学研对接项目多达540余项,其中140多项达成合作协议。2009年以来,嘉定累计扶持204个产学研合作项目,扶持资金达1380万元,带动企业研发经费投入超20亿元。

促进科研成果转化,嘉定尝试借助市场力量。在嘉定,一批科研院所通过第三方平台开起“淘宝”店,将技术服务打造成挂在网上的商品。科技中介牵翼网今年落户嘉定后,已有10家区内企业在其网上成功下单。包括上海应用物理所、上海硅酸盐所在内,已有20家在嘉定的科研机构在牵翼网上提供技术服务。

区科委主任陈蕴珠告诉记者:“引进科技中介、科技经纪人是嘉定完善科技信息交互的一项探索工作,政府做媒,让院所和企业‘谈恋爱’,包媒不包婚。”

嘉定正努力围绕知识产权价值链,打造一个集知识产权培训、代理、保护、应用、转移及交易的科技服务产业“立方体”。“君粤”是一家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入驻嘉定后已与区内30家企业达成合作协议。在科研院所众多的菊园新区,下半年将有至少8家科技服务企业落户。一个专为科创企业服务的“朋友圈”正在嘉定形成。

033a9a19307f41f782154f7c7e363a3f.JPG

一年一度的科博会为科研院所和企业搭建了一个面对面交流的平台。

跨界合作打造创新联盟

今年年初,上海电动汽车大数据应用产业联盟、质子治疗产业创新联盟、晶体硅异质结太阳电池全产业链合作创新联盟宣布成立,加上之前成立的“超越摩尔”、医学影像诊疗设备、新能源汽车、物联网、汽车设计等创新联盟,嘉定已聚集20个区级创新联盟和7个市级产业技术战略联盟。

“创新联盟是跨界交叉式的合作创新。”区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至今已有300多家企业和27家高校科研院所加入创新联盟,联盟拥有让实验成果进入市场的能力,不仅可以解决企业遇到的技术难题,还能共同突破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

嘉定集聚了一批国家级科研院所,如果不能建立起一套公平有效的风险分担和利益共享机制,产学研推进过程中就可能出现各种问题。为突破这一瓶颈,区科委下发《嘉定产学研创新联盟管理办法》,从申报、评审、拨款、监督等方面作了详细规定,尽量避免合作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矛盾。

创新联盟在促进科技成果产业化的同时,还兼备了孵化器的功能。“超越摩尔”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吸引了“中芯国际”、“矽睿科技”、上海硅酸盐所等23家单位加盟。作为联盟主体单位,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正在建设8英寸MEMS中试线,专注于新工艺、新材料及新器件的开发与整合。在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等联盟单位的帮助下,“矽睿科技”发展迅速,研制出全球首款单芯片三轴AMR磁传感器,与苹果手机配备的AKM磁传感器相比,它的误差更小,成本更低。

除了联盟,日益增多的院士工作站将越来越多科技界顶尖人才汇聚到嘉定,成为转型升级的“智囊团”。目前,嘉定共有17个院士工作站。通过院士工作站,企业可以共享院士团队优质的科研资源。“潓美医疗”曾一度因缺乏临床试验数据而裹足不前,成立院士工作站后,先后在30家三甲医院开展临床试验,一举突破了“氢医学”领域的瓶颈。

来源:《嘉定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