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看嘉定 >> 正文

打造“社区嘉计划”传递社区家文化

日期:2018年3月7日 09:30: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1988年出生的邢琳在入住嘉定区菊园新区嘉悦社区前,没有想到,小时候乡邻其乐融融的一幕会复制到现在自己居住的商品房里。在他们小区,不少业主都会在邻居家备把钥匙,休假的时候大家一起结伴出游;平时一楼门厅还有共享玩具站、流动儿童图书角……

记者从嘉定团区委获悉,该区正在打造“社区嘉计划”,经过第一轮发动,首批已有25名团青干部成为业委会委员。“未来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活跃在业委会,为社区传达正能量。”嘉定团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鼓励社区微自治 挖掘青年社区领袖

今年30岁的邢琳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她开玩笑说自己现在“身兼数职”,在嘉定的一家企业是品牌专员,在嘉悦社区是楼组长,在公司里她从事企划工作,在社区里她自发策划组织楼组亲子活动。

邢琳告诉记者,自己是2013年入住嘉悦的,和她同一批买房的业主几乎清一色都是年龄相仿的80后,一开始大家活跃在QQ群上,后来转战到微信群。

从小在江苏农村长大的邢琳很怀念儿时左邻右舍一家亲的热闹劲,酷爱结交朋友的她在这个社区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理想国”:闲来无事,她常会满小区串门,甚至还将串门势力范围延伸到了隔壁小区。周末时分,几个相邻社区会举行跳蚤市场等活动,孩子们把玩具拿出来卖,提高了财商,互通有无。“我们小区邻里关系特别融洽,我自家的钥匙常年放在另外两个邻居家里,以防门不小心关上进不了家门;大家做菜做到一半没葱姜了会在群里吼一声,立即就有人救急;周末有年轻妈妈做西点,会分享给邻居们;小区里亲子活动特别多,邻居们经常会结伴出游。”

每逢大小节日,整个楼里都能感受到节日的氛围,圣诞节楼里点缀了圣诞花和节日饰品,万圣节孩子们挨家挨户讨糖。有一次,她萌发了建立流动儿童读书角的念头,将这一想法告知了居委,没想到竟然得到宝贵的情报:只要拿出方案,获批后可以得到楼组微自治专项经费的支持。

很快,她就将初步方案晒在了楼组群里,听取其他业主的建议。不久,一楼门厅一角出现了居委出资支持的小桌子小书柜和部分图书,成为一个流动儿童读书角。楼里的业主们纷纷将读书角分享到朋友圈,引来了其他楼组的羡慕妒忌,“哇,那么好,我们也要弄一个。”

楼里的小朋友特别多,玩具更新速度快,她又突发奇想要是有一个共享玩具站就好了。于是,邻居们都将玩具分享到站里,邢琳在桌上放了一瓶酒精喷雾,大家随取随予,实现了高度自治。“直到很后来我们才知道有自治这个词。”邢琳告诉记者,除了和自己楼组的邻居们打成一片,她和跨楼几位邻居的关系也特别好,有好几位是怀孕时认识的孕妈,大家结伴去产检,后来成了很好的闺蜜。

小区交房已有数年了,这些年也有原来的邻居陆续离开小区,但基于对社区的高度认同,即便已经不再是业主了,老邻居还是“赖”在业主群不舍得离开,如果路过小区,只要有空就会回来串门。

有趣的是,在一系列活动的牵线下,嘉悦社区和隔壁嘉和社区成了“姐妹小区”,譬如“秋竹联队”青年足球队就是由两个小区的居民共同组成的,此外两个社区还共同成立了基于旅游、亲子教育为主题的分群。

虽然小区还没成立业委会,但据菊园新区社区科副科长薄燕飞透露,一旦业委会成立,“小区红人”邢琳将成为业委会委员热门人选。“我们街道鼓励开展楼组微自治后,挖掘了一批青年社区领袖。要成为业委会委员需符合很多条件,譬如经常参加公益性社区活动等,且必须经过投票选举。”在菊园新区团工委书记冯晓晨看来,年轻人进入业委会将形成良性循环,不少年轻人热衷社区事务的动机是社会成就感,而非出于利益。

年轻人进业委会 打造邻里沟通桥梁

家住安亭镇安亭泰东公寓的章拔江是名85后,他本人是交发集团团委副书记,他在社区里还有一个身份是业委会专业顾问(拟)。

原来,为了让年轻人能进驻业委会,嘉定团区委开展了团青骨干进小区业委会工作项目,并将年轻人在业委会的角色分为四大类,分别是业委会委员(加入业委会,具体参与业委会整体运作,必须是本小区住户)、业委会特邀委员(以特邀身份加入业委会,参与业委会整体运作,但不具备投票权)、业委会专业顾问(对业委会运作提供青年参与方案,并与以专业第三方身份介入社区自治工作的公益性社会组织开展合作,建立培训保障机制,培养相应人才)、业委会主任助理(协助业委会主任开展工作)。嘉定团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该计划实施需要征得业委会同意,因此他们会事先和社区房管所沟通,与团干部所在社区交涉。目前他们已发动全区12个街镇、49个委办局和企事业单位所有团组织的团青干部,分批进入所在小区的业委会。

章拔江在社区扮演的就是业委会专业顾问,在此之前,他认为社区之于自己只是一个休息的场所,邻里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入住小区三年来,社区里进行了健身器材维修、停车位改造等工程。此前,业委会委员皆是门外汉,对工程改造等不懂行情。在经过团区委引荐后,业委会惊喜地发现原来小区里还有一名专业持证建造师。未来,希望邀请他以顾问的身份参与小区设施改造。

1982年出生的杜警官在沪宜公路上的一个老小区居住已有5年多了。2014年业委会换届,老主任退休。小杜成为五名业委会委员中唯一的年轻人。此前,他对业委会没概念。但临危受命后,却发现业委会一堆事:小区车位紧张,设施老化……

作为新上海人的他听不懂上海话,刚当委员时,还被一位上海老阿姨嘲笑没经验。但在物业公司合同到期需要续约时的谈判关键时刻,他上网轻轻松松找到了相关法律知识,拿出物业收费标准、服务水平等依据,为全体业主争取权利。这次漂亮的亮相扭转了老委员们对他的印象。

同样是85后的王洁身份有些特殊,她既是翔华新村业委会委员,同时又是翔华居委的居委干部,是嘉定鼓励居委干部交叉任职的试点者。成为业委会委员后没多久,她所在的小区就遇到了2016年开始实施的老商品房物业补贴取消,需调价的难题。900多户居民中有部分坚决不同意调价。她挨个上门解释政府为何不补贴的缘由,并出示了物业公司收支情况,陈述如果按照原来的物业费物业公司肯定要亏损的道理,最后小区物业费成功调价。

[团区委]

团青骨干进社区应该“有所侧重”

对于年轻人参与社区事务的初衷,新上海人邢琳、杜警官和章拔江有着高度的共识。

“我是从江苏到上海的,很多年轻人和我一样一开始在上海缺乏归属感,但良好的邻里关系,能给我们一个接地气的平台。”邢琳说。章拔江也认为,初到上海人生地不熟,希望能通过社区事务尽快融入社会。“既是业委会委员,又是居委干部,一人分饰两角,这样的双重身份能让我既能体会居民的诉求,又能从居委干部的角度考虑问题。作为双方的桥梁,促进事情更好地解决。”王洁说。

嘉定团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嘉定区团青骨干进小区业委会工作项目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一方面,团区委联合区房管局及各街镇,对区域内的小区和业委会进行了排摸。截至2018年1月底,嘉定区共有小区599个,成立业委会350个,35岁以下青年担任业委会委员共有25人。另一方面,团区委对该区直属团组织356名团干部进行所住小区与业委会情况信息统计,为推进团青骨干进业委会工作提供基础数据。

据统计,根据2018年小区拟新建或拟换届业委会名单信息,进行团青骨干信息匹配筛选,共有139人已进入业委会或有意愿以业委会委员、业委会特邀委员、业委会专业顾问、业委会主任助理形式参与业委会工作。

“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团青骨干进社区不是‘大包大揽’而是‘有所侧重’,知道重点做什么,比如社区营造、社区文化、活动策划、物业APP等网络优势等。”该负责人还透露说,今年3月份团区委还将开展社区嘉计划,即让青年进入社区,打造家的文化;团组织带动资源,助力青年在社区成长。

来源:《青年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