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看嘉定 >> 正文

阿密

日期:2016年12月17日 15:03: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嘉定有一本老年人写、写老年人的内部双月刊叫《又一春》,办了整整20年了!我是中途被聘为编委的。猴年将尽,鸡年将临,退管中心召集编委商量年末一期的内容,大家七嘴八舌,但有一点共识:属鸡的退休老同志写写自已,还有可写写属鸡的退休之人。我自告奋勇地提出写写阿密。听了我的理由,大家一致同意。这是写这篇文章的缘由。

阿密全名叫赵密芳,比我小一岁,今年虚岁72了,可她每天忙得脚不踮地,似乎不知老之将至。

阿密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她家居前,我家在后,两家相距不过五六米,她家后门正对我家前门。而她的家人上水桥,必会开了后门经过我家东门口,我家屋后就是日常宅上人洗菜淘米乃至热天洗冷水浴的小河。因而我对阿密小时候的情状一清二楚,俗语说了如指掌,尤其是她的哭印象尤深,只要惹了她或者父母打了她骂了她,她可以一任泪水哗哗流,泪水流干了还在哭、哭、哭,不停地哭,那时没有计时的钟表,更没有手机可看时间,在我的感觉中足有两三个小时,一哭一个上午!我伲乡下人说这种事为连坚或连蹇的。

后来我中学毕业到北京读书,远离了家乡,对她就不甚了了了,直到“文革”开始了,我才回家当了一个月的逍遥派,发觉爱哭的阿密姑娘在乡里当上了文艺宣传队队员,后来又知道她嫁给了大队党支部书记老郏,而老郏自幼就喜欢拉二胡,即使如今已是七十开外了,还在不是江桥就是宝山为业余沪剧团队拉胡琴呢!没有细问过他俩是如何搞上对象的,我猜测大概在“文革”一起搞文艺宣传时对上的。

我一直在外工作,直到退休了回到家乡发挥一点余热,这才有机会常常跟阿密谋面,这时候她已是六十开外的人了,却不见其老,总是在镇里忙这忙那,忙的不是体育就是文艺,有好几次看见她的照片上了家乡的小报的版面,其中有一次还上了头版呢,上版面的原因也是文娱体育活动中的风采吧!我对她具体的情况心中无数,就找到了镇文体中心的陈琴了解,陈琴给了我一份材料,关于赵密芳的老年体育先进材料,这才对她的情况有了点了解:阿密积极参与社区健身活动,发动社区居民参加文体活动;她又是镇里的健身指导员,耐心地指导镇里的健身骨干学习新的操舞,并带领他们参加市区级的比赛,获得了不少奖项,其中练功十八法还获得了全国性的荣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她为了更好地指导,就在家里观看碟片,细细琢磨每个动作的要领,然后再给队员施教,反复示范反复讲解,还不忘队员们的平时训练,她都到现场监督指导;她带领自己社区居民积极参与市民运动会的项目竞技,带领育兰社区健身队参加区级广播操比赛获得了优胜奖;带领他们参加镇级广播操比赛获得了优秀奖……她本人获得过区老年体育先进个人,被评为区优秀全民健身志愿者,2012年区练功十八法展示一等奖。

我得到这份材料后总想和阿密聊一聊,采访一下,陈琴说:她跟送书下乡的去了,为送书下乡打腰鼓去了……看来,一个小时哭得连蹇的人如今把退休以后十多年的时光一并贡献给了社区健身事业,并且还要贡献下去,还要连蹇下去……阿密出生于1945年4月。

来源:《新民晚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