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嘉定人物 >> 正文

陈彪:手绘13米长卷重现西街街景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13:21: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山水画画圣郭熙在《林泉高致、山水训》中说道:“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亲也。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烟霞仙圣,此人所常愿而不得见也。”

古人为什么钟情于山水?因为那些“尘嚣缰锁”的事物,与人性相背,人们因厌而弃;那些“烟霞仙圣”之景,因心向往之而求于画中。我们由此可以大概知道为什么古人经常描绘松泉深壑、闲亭茅舍等远离车马喧嚣之景的原因所在了。一言以概之,古人以心之恶喜选择了作画的题材。

那小编今天介绍的这位画者是为什么喜欢画画?他的作品主要又是什么?带着好奇心跟小编去看下吧……

小编来到嘉定工业区景河茗苑,走进陈彪陈老师的家中,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副13米的描绘嘉定西街街景的长卷。陈老师说,自己出生于嘉定州桥畔。嘉定的一景一物对于他来说都是儿时最美的回忆。

5428c8f866cc4967af7f8a492b24ccae.png

所以这幅画卷并不是现在嘉定西街的街景,儿时结合了他儿时记忆中的嘉定西街所绘制的。他喜欢绘画,喜欢丹青色在纸上轻微晕染的距离,喜欢指尖与画笔融为一体的温度,喜欢一点一线在纸上勾勒得圆润。

353bf9c94fd847ffb1307f07d880c412.png

陈彪,1963年出生于上海嘉定。17岁的时候突然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父亲的帮助下,寻找了名师学习。师从中国著名国画家、美术史论家郑午昌之子郑孝同,开启了自己漫长的绘画之路。

8b2001c39cac4596807da67acb8db82f.png

跟着师傅学习了一段时间后,陈老师在2年后进入上海工艺美术学校继续学习。在生活节奏飞快、时间被不断碎片化的今天,要想透过画中的山山水水体味作者的心境,品出其中的真意,前提是要静得下心来。陈彪的心得是:不妨借鉴一些古人赏画的方法。

 “应会感神”——欣赏山水画的过程是人与自然相互交流、呼应的过程。对于画者来说,与自然的对话是永恒的课题,在信息的互通中,当有灵感降临时,艺术作品就有了无穷的生命力。所以,陈老师选择远离城市的喧嚣,搬到了古镇周庄居住。在周庄居住的那15年间,他除了走遍古镇,画遍古镇,还背着行囊走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

陈老师说:“这几年除了西藏和几个地处西北的地方没去过之外,已经走遍了中国。我从来不出国,因为在我眼里中国的山水太美了,有生之年感觉走不光,看不完。”山水画中的“山水”二字绝不是简单的风景概念,它包含着中国文化的诸多含义和象征。

陈老师继续解释道,比如:山是阳、水是阴,象征着阴阳互补;山是刚、水是柔,体现了刚柔相济;山是实、水是虚,代表的是中国文化中虚实相生的概念。要懂山水,画山水,真的是一辈子都做不完的事情。

在翻看陈老师的作品时,小编发现每幅作品上都有一副眼镜在画上,询问之下才得知,原因有二:一来这幅眼镜是陈老师平时所戴,放在画上有一个比例尺的作用。二来,可以防止画作被盗用,一举两得。

陈老师每个月都会画上千幅画作,对于自己不满意的就撕毁。陈老师说,这个月我看着还可以的,下个月觉得不满意了,还是一样会毁掉。只有一直对自己不满意,才能有更大的进步。

他喜欢在蕴含泥土芬芳的早晨,描绘着生机勃勃的青草;喜欢在艳阳高照的午后,勾勒出傲骨嶙嶙的险峰;喜欢在夜深人静的傍晚,渲染开皎洁如水的月光。

对他来说,这是一种生活态度,无拘无束,随心所欲。除了绘画,在他的房间小编还发现了很多老物件,也许喜欢画画的人都对古人的生活有所向往吧。

另外一个桌子上放着很多汽车模型,陈老师说,小的时候没有现在的条件,这是弥补小时候玩具不多的遗憾呢。

 2010年,陈老师开始尝试探索山水画的新材料,新手法。在相纸、油画布、古色纸、纸扇面等不同材质上绘画,并在绘画工具、墨汁、颜料上大胆研制创新。

其中之一的新材质就是相机纸,这样的新材质配上中国画大写意笔法“大胆落笔”,加上酣畅淋漓的墨色,奔腾豪放的气势,大大丰富了传统绘画的表现力,创造出一种变异合理,来去自然,富有浓重现代气息的构成美,经营出“形神如空,行气如虹”,令人神往的审美效果,而其后期的“细心收拾”,画龙点睛般提升了画面的精气神,赋予了中国传统山水画以新的生命。

小编摸了下相机纸,纸面光滑与传统的宣纸有很大的差别,而且在分量上也大不相同。陈老师告诉小编,他用过的画纸要以吨来计算,三个小编都是搬不动的。

当我们欣赏一幅山水画时,不可简单地观赏画中的树石、草木、云水、丘壑、建筑,因为画者透过这些山水要表达的是他的审美和意境,阐述的是人对待自然的态度,人与自然、宇宙永恒和谐的关系。陈老师说,他不想表达什么特殊的含义,只想要把自己所见的美景,自己喜欢的美景呈现出来。

玉笔轻敲水墨出,半点玄色印纸朱 。画天下之大,领万物之志。人生短暂,只有艺术才是可以永恒的,他意气风发,挥毫泼墨,淋漓的水墨,在笔尖挥洒自如,恰如其分地控制着水分和墨色在纸上流动,渗化赋予独特的意境、情感和美感地融合在一起,一副优美的画面跃然纸上。他豪气地将墨泼在纸上,似乎可以听到他的心声,大概只有意会不可言传。

来源:嘉定工业区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