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嘉定人物 >> 正文

牙医徐睿:需求“井喷”也得精工细作

日期:2016年11月9日 14:36: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看个牙都没号了,还得排队预约下周,什么世道!”上周六,去区牙防所看牙的市民陆慧嬍,在得知当天已没有号时,如此愤愤地说。

“以口腔内科为例,我们总共有9名医生,初诊每位患者平均用时10-15分钟,复诊要1个小时左右。”区牙防所口腔内科科长徐睿一脸无奈,如果上午看初诊病人,下午看复诊病人,那么一位医生一天最多只能看完20个号。为了不耽误看病时间,出诊医生往往是一上午或一下午都不喝水、不去厕所,即便这样,还是来不及,“我的复诊病人,有的要预约到两三周后。”

3932ed0d67344170addc2c161edf3785.png

牙齿的结构非常复杂,而且每个人每颗牙的情况都不一样。以较为常见的根管治疗为例,一般情况下,每颗牙齿有1-4条根管不等,但是有的牙齿一打开,会发现多条根管,有的根管结构还会发生变异。“每条根管就像一条下水道,又细又长,必须找到它并打通它。”徐睿说,因此,牙医的工作必须借助显微镜,其精细程度超过绣花,所费时间也比一般的门诊更长。

今年4月份,徐睿接诊了一位60岁左右的院士,平时因为工作忙,牙痛到受不了才来就诊。检查后发现,患者四颗门牙的牙髓发炎并且伴有坏死现象,必须把炎症和坏死的地方处理好,作根管治疗,然后进行修复。但是,在显微镜下打开牙齿后,徐睿发现,四颗门牙的根管全部都有钙化,不是轻易能找到的!“我在显微镜的强光下花了一个半小时,才清除好三颗牙齿坏死腐败的髓腔组织,但是,眼睛看花了,眼泪都流出来了,最后一颗牙齿的根管口怎么也找不到。”后来,是团队另外一位医生冉幸接过显微镜,帮她找到了根管。等全部处理好,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虽然徐睿的颈椎疼痛着,但是看到院士不被牙痛折磨,她感到非常欣慰。

“看到患者凌晨6:00就来排队挂号,或者有的来晚了挂不上号闹情绪,我们其实很能理解他们的感受。”徐睿说。因此,区牙防所也有过一段时间不限号。“那段时间,我们天天加班到下午18:00以后,中午不休息,大家轮流吃饭。”牙防所总共有临床医生26名,高峰时一天要看完700名病人。徐睿感冒喉咙发炎,说不出话,病人都劝她回家休息,“只要手没受伤,就要来上班。”她说。由于工作时身体一直是前倾的姿势,她的腰椎也一度疼到在诊室坐不住,到区中心医院做好牵引后,她又立刻回到诊室,因为还有病人在等着。医生冉幸因为高烧晕倒在医院,就诊时血压已经低到抽不出血。

8f06879dd6de45889b40d2341a935ac6.png

“长远来看,过度透支医生的健康,反而可能会降低医疗服务的质量。”区牙防所所长李月玲说,“患者在就诊时,也不想看到一张疲惫的脸。”

迫不得已,区牙防所开始实行限号。

“医生怎么还要吃饭?”“你们怎么五点钟就下班了?”看不上病,又有病人这样质问医生。

“希望患者能对我们多一些理解,也希望更多有志于这份工作的人才加入我们!”区牙防所党支部书记陈莉萍呼吁。

来源:《嘉定报》  记者  王丽慧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