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三角动态 >> 正文

国企改革拉开鸡年序幕 来看看浙江如何"管资本"

日期:2017年2月10日 09:01:00 文字 【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昨天,经过半年多筹备,我省第一家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公司注册资本金提高到100亿元。这一动作意味着,我省国企改革拉开了鸡年序幕。

  我省为何要花重金打造这家省级国资运营公司,公司会如何运作,在国企改革中将发挥什么作用?就此,省国资委相关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省改组组建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是顺应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需要,也是立足我省实际做出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

  混改破题

  国资平台责任更多

  2016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我省在“十三五”期间的省属国有资产证券化率目标为75%,而在2016年的资产证券化率为51.8%,两者之间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如何提升我省国有资产的证券化率?除了鼓励省属国企整体上市提速之外,还需为混改搭建一个支持平台。

  在混改急需破题的背景下,国资平台被赋予了更多的责任。事实上,在2014年,我省已开始探索尝试,将原省综合资产经营公司改组为国有资本运营平台。这一年,物产中大启动整体上市,为了剥离不符合上市要求的资产,由这个国资平台通过规范的评估和公允价值收购了物产中拓和不符合上市条件的非经营性资产,为物产上市减轻了包袱,助力其成为我省“国企混改第一股”。在之后的省建设集团股份制改造时,国资平台再一次承接了不允许上市的房地产业务,为其混改奠定了基础。

  除此之外,该平台还在创投、产业基金、金融交易市场等领域做了探索与尝试,为服务我省相关产业转型提供项目和资金支持。截至2015年底,公司资产总额达1256.42亿元,所有者权益314.69亿元;实现营业收入2550.63亿元,利润总额27.99亿元。

  不论是承接剥离资产,还是引进增量资本,国资平台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因如此,2016年6月,省委财经领导小组会议审议通过将这个国资平台调整为省政府一级企业,并将原省铁路集团旗下资产经营、融资租赁、基金管理等业务注入国资公司,支持其做强做大。

  角色转换

  只管资本不管经营

  顺势而为,乘势而上。从全国来看,随着国企改革的深化,国资运营公司的改建和组建正在进一步提速推进,成为新一轮国企改革的重要方向。我省成立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是构建国企供给侧改革支持平台、推进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的重要一步。

  国资运营公司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省国资委企改处处长童海桑认为,在国资监管机构——国资运营公司——经营性国企三层国有资产管理架构体系中,国资运营公司是承上启下的重要环节。国资运营公司不是“第二国资委”,并非直接监管国有企业,而是以入股的方式出现,来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

  要让国资运营公司这个“组织细胞”活起来,关键在于制度保障。《省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运营管理方案》明确,涉及省属国资全局性、战略性、方向性的重大资本运作事项和重要的政府性投资项目,由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决策委员会负责决策;其余资本运作和投融资项目,都可以由公司董事会自行决策,这也是国资运营公司有别于其他省属企业作出的制度安排。另外,国资运营公司原则上不参与持股企业具体经营,主要负责国有资本管理和运作。

  为了更好激发其活力,新成立的省级国资运营公司,明确提出平台公司经理班子实行职业经理人制度。这一点目前在省属企业层面,还是头一家。

  做强做大

  提高国资运营效率

  注册资本金100亿元,做强做大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其目的是通过建立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运用市场化方式,来提高国有资产配置和运营效率。“原有国资平台规模不大,可供运作的国有资本盘子有限,客观上束缚了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发展空间。如今明确国资运营公司在国资管理体制中的定位,完善其市场化运作机制,可以放大在国企改革中的效应。”童海桑说。

  省国资运营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桑均尧认为,省国资运营公司应发挥出“调控器”“助推器”和“发动机”等作用。一方面,承接其他省属企业根据自身功能定位和资源配置需要调整剥离的各类资产,由省国资公司进行整合重组和市场化处置;另一方面,为省属企业整体上市、引进战略投资者、内部重组、上市公司再融资等提供研究服务和决策建议;此外,还要通过产业基金、资本运作等方式,开展市场化融资,切实发挥投融资平台作用。

  下一步,国资运营公司将优先参与省属企业重组整合、资产证券化和上市公司资本运作等项目,陆续将竞争类省属企业国有股权、功能类企业和拟上市公司剥离资产及其他省级部门单位所属经营性资产注入公司,由其负责以市场化方式进行运营处置,进一步提升国有资产价值。

  “中央及全国各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工作正在铺开,具体改革实施细则还未出台,我们是否能摸索出一套浙江经验,重点要突出模式创新和风险防控,两者缺一不可。”桑均尧说。

来源:《浙江在线》

打印